您的位置:首页 > 强奸系列
第1章 重生地球

  西蜀省蓉城,重症监护室。

  在一阵剧烈的头痛中,林飞缓缓睁开双眼。他觉得浑身疼痛欲裂,像是骨头都被打碎了一般。

  “你还真是命大,车头都撞烂了你还不死。”一个冷漠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。

  林飞茫然地看了看四周,发现这个地方很陌生,一个身材修长笔挺的英俊年轻人站在病床边。

  看到林飞的样子,那个英俊年轻人又是一声冷笑:“不会是撞傻了吧?”

  见到这个人充满敌意的模样,林飞下意识一皱眉头问道:“我这是在哪里?你是谁?”

  “呵。”年轻人似乎觉得很有趣,“林飞,我看你是真的傻了。你不是跟我飙车,然后刹车失灵差点车毁人亡吗?”

  “四弟啊,我奉劝你以后小心点。下一次再出事,恐怕就不是刹车失灵这么简单了。”年轻人若有所指,嘴角挂着冰冷的微笑。

  突然,林飞又是一阵头痛欲裂,脸色也变得苍白起来。

  他记得自己在师姐保护下,争渡九重仙劫,追求无数修者梦寐以求的至高境界,一举飞升为仙。

  但在浩浩天雷之中湮灭来袭的时候,仇敌王龙不能坐视他飞升成功,带着两个觊觎林飞法宝的高手,发动了突然袭击。

  那一战,林飞硬扛着极道天劫,和师姐李梦瑶联手对抗三尊大乘期高手,近乎被打得魂飞魄散。

  可是自己怎么会出现在这里?这还是玄天大陆吗?

  对了,师姐呢?难道被王龙那个杂碎抓起来了?

  想到这里,林飞再也忍不住心头的惊慌,强撑着伤体,猛地从病床上站了起来。

  “剑来!”林飞下意识想要驾驭飞剑,凌云而渡万里。

  然而那柄斩杀万千妖魔的诛魔泣血剑,却不曾到来。

  感受了一下身体的情况,林飞懵了。

  那如海渊般的修为和神识,已经全然消失不见,就连自己的诛魔泣血剑也不在了。

  年轻人在一旁都看呆了,而后讥讽笑道:“哈哈哈,我看你是真疯了!”

  “聒噪。”林飞淡淡扫了他一眼,目光中尽是不加掩饰的冰冷凛冽杀意。

  他玄天大陆共尊“飞云天尊”之名,是从尸山血海里杀出来的。饶是现在修为尽散,那种久居高位的桀骜心性依旧。

  这个人从他醒来就一直表露敌意,言语间更是冷嘲热讽。若是林飞现在修为仍在,以修真界的残酷铁则,便直接将他斩于剑下了。

  林飞信奉的信条只有一个。

  那就是能用鲜血解决的麻烦,就绝不动嘴皮子。

  “你说什么?”英俊男子的眉目中,满是愠怒之意,“你这个杂种,竟敢骂我聒噪?”

  “杂种”两个字,在林飞听来无比刺耳,甚至有一瞬间的恍惚。

  哈哈,几百年不曾有过人辱我飞云天尊,直唤我杂种了!

  林飞笑了,二话不说就拿起手边的医疗仪器,猛地砸到了英俊男人的头上。

  “砰”的一声!

  英俊男子始料未及,当场头破血流,发出一声痛呼。

  “你——你疯了!你竟然敢打我?”他连连后退几步,目光中满是惊恐,全然没了先前的从容跋扈。

  “打的就是你。”林飞淡淡一笑,却没有乘胜追击。

  因为他的身体状况太差了,浑身疼痛欲裂,保持这样的站立已经很困难了。

  “好,你有种,给我等着!等你出院了,看我不整死你!”英俊男子撂下一句狠话,向着门外落荒而逃。

  “煞笔。”林飞下意识吐出一句话,随后就懵了。

  这是个什么词汇,为什么我未曾听过,说出来又如此自然?

  他在床边坐下,紧皱着眉头,想要想起更多。

  一阵阵头痛袭来,乱七八糟的记忆涌上了林飞的脑海。

  林飞,林氏大家族掌门人林重威的四儿子。

  林家在全国几乎可以算是最大的十几个家族之一了,不但生意遍布全球,而且在军政两界也有位高权重的几位大人物。

  但作为林家四少,林飞的情况却很不对劲。

  因为在一次亲子鉴定中,林重威发现···这个四儿子的父亲,并不是他!

  林重威气得想杀人,但最终也只是选择了秘而不宣,只是再没给过林飞好脸色看。

  因为这个原因,林家嫡系知情者都很排斥他,甚至恨不得除掉家族的污点。

  先前那个英俊的年轻人,就是其中之一。

  “我的三哥,林云?”林飞默默咀嚼着这个消息,心中冷笑了一声。

  在林飞上车之前,唯一进过那辆跑车的人,就是林云。

  刹车失灵的原因,一目了然。

  “想整死我?可惜你打错算盘了。”林飞的心中很是平静,有着源自于灵魂的信心。

  按照他的了解,这个世界没有任何修真者,武力的进程全靠一种被称为“科技”的东西推动着。

  “这也太弱小了吧?”林飞根据身体记忆中最强大的“核武器”的威力了解,忍不住吐槽。

  像这种程度的威力,在大乘期高手看来,不是能直接禁锢虚空,让它变成一簇小烟花吗?

  林飞似乎已经看到了自己驾驭飞剑,凌驾于整个地球上那一幕。

  他身上透露着一种气质,叫做神采飞扬。

  “久违了,我当年朝着仙道顶峰一路冲击的壮志!”林飞咧嘴一笑,竟有了几分少年热血。

  但他感受了一下这个世界稀薄的灵气,顿时愕然了。

  “难怪这个世界没有一个修真者,原来如此。”他顿时紧锁着眉头,照这个趋势来看,光是筑基要花费的时间都很可怕啊。

  林飞决定不再去想那么多,不怕灵气少,只怕它没有!

  “有淡薄的灵气,就说明这个世界还有隐藏灵脉。只要达到练气三层,我就能把它们一一找出来。”几百年的修行,让林飞的心如磐石,坚不可摧。

  就这样,林飞没有选择轻举妄动,而是默默吸收着天地间的稀薄灵气,在体内运行周天。

  一连两天过去,林飞的身体才堪堪回复过来,修为也达到了练气一层。

  “看林云的样子,不会善罢甘休。如果他找上门的话,我必须要有防身的手段。”林飞眉头一皱,思量着以练气一层的修为,根本无法对抗地球上名叫“手枪”的武器。

  “有林云的关照,想必这个医院不会让我轻易离开吧。”林飞冰冷一笑,这哪里是什么医院,分明就是个监狱。

  就在林飞思考着这个问题的时候,过道里突然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:“爸,我跟你说,林飞可能撞坏了脑子,已经疯了!”

  “他一醒来都不认得我是谁,还叫喊着什么剑来,把我的头都打破了!”

  听到这个声音,林飞笑了。

  又是林云这个煞笔,这是小孩子打架吃了亏,要回家叫家长的节奏吗?

  “闭嘴。”一个沉稳威严的中年男人声音,在病房门口响起。

  随后一个头发花白了一半的冷厉中年人,率先走进了病房。

  林重威。

  第2章 逐出林家

  林飞眼看着林重威走进病房,身后紧跟着林云,以及两个戴着墨镜的黑衣保镖,心里反而淡定了下来。

  终究还是来了。

  林重威久居高位,气场很强,就那么漠然地看着林飞,便已经有不怒自威的气势。

  然而林飞只是淡淡地扫了他一眼,根本不把他当回事,只想看看他到底想做什么。

  林重威眉头一皱,没有想到林飞竟然如此淡定。

  要是以往,他一看到我不是就像老鼠见到猫一样吗?

  但林重威也没有在意,直接切入主题道:“林云头上的伤是你打的?”

  林飞冷笑一声,这个老梆子果然还是来护犊子了。

  “不错。他想置我于死地,本···我就小施惩戒,有什么问题吗?”林飞平静回应,差点习惯性地说出“本尊”二字。

  他站起了身,将双手负于身后,和林重威针锋相对。

  林重威眉头一皱,万万没想到,林飞竟然敢以这样的语气和他说话。

  “你疯了。”林重威笃定开口。

  没有任何疑惑,简单的一个陈述句,像是宣告林飞的状况一般。

  “我疯没疯,由不得你来评判。”林飞平静依旧,甚至淡淡地笑了起来。

  真是有意思。这个世界上随便一个阿猫阿狗,都敢对我飞云天尊妄言?

  林重威尚未发话,头上缝着纱布的林云已经忍不下去了,上前一步道:“林飞,你不想活了,敢这么对我爹说话?”

  林飞睨了他一眼,随意道:“他是你爹,又不是我爹。”

  寂静!

  全场如死一般的寂静,简直是落针可闻!

  这句平淡的话,就像一柄利刃一样,直直地捅进了林重威的心窝子。

  饶是他养气功夫极高,也是脸色一变,眼中涌出了林飞很熟悉的一种情绪——杀意。

  林重威已经动了杀意!

  林飞表面淡定,却暗中戒备,已经做好了随时和两个保镖交手的准备。

  林重威深吸了一口气,掷地有声道:“我说你是疯了,你看看蓉城哪个医院敢说你没疯?”

  这句话中,充斥着强烈的信心,那种霸气一览无遗。

  我说你是疯了,你就只能是疯了!

  “好大的口气。”林飞已经懒得和他争执,拂袖问道,“不用拐弯抹角,说吧,你到底想干什么?”

  林重威再次眉头一皱,觉得林飞的反应着实反常,和先前畏缩懦弱的样子判若两人。

  “一个疯子,不配做我林家的种。”眼见林飞如此直来直往,林重威也再不多言,直接露出了狐狸尾巴。

  “是要趁机把我这个耻辱撵出林家啊,这正合我意。”林飞心中暗道。

  随即,他毫不犹豫道:“正好,我也不想跟你们有任何瓜葛。”

  林飞这话一说出口,在场其他人都愣了。

  “疯了,真的是疯了!”林云当即哈哈大笑,“死乞白赖也要留在林家享受荣华富的人,竟然说不想和我们有瓜葛?”

  “闭嘴。”林重威再次开口,他立即缄口不言,显然对自己的父亲畏惧极深。

  “明天,整个蓉城都会知道你被逐出林家的事情。”林重威略有深意地看了林飞一眼,“没有林家的庇护,你的仇家找上门来,万一有个什么三长两短,可要小心啊。”

  “毕竟父子一场,别怪我没提醒你。”

  林飞怒极反笑,除了林家这些人面兽心的“亲人”,还有什么仇家会想要自己的命?

  虚伪至极。

  “既然我已经不是林家的人了,可以让我出院了吧?”林飞也不发作,而是直接问道。

  当务之急,就是先恢复自由身。

  至于所谓的豪门林家,林飞根本没放在眼里。只要修为提升上来,别说区区一个林家,就是凌驾于整个世俗之上也未尝不可。

  听到林飞这句话,林重威的脸上露出了诡异的微笑。

  他看向林云,向他递了个眼色。得到后者点头的答复后,林重威直接走出了重视监护室大门,甚至“砰”的一声将门带上了。

  林飞觉得事情不对,一颗心缓缓沉了下去。

  “慢。”果然,林云露出了一个残酷的微笑,“出院当然是可以,但你打伤了我,这笔账我还没跟你算呢。”

  “你什么意思?”林飞的目光冰冷如刀,不加掩饰的杀意疯狂流露。

  那种尸山血海中爬出来的气势,足以让常人感到如坠冰窖。

  他心性何等桀骜,岂能容忍林重威这般挑衅?

  “你···”林云竟然被骇得心头一紧,下意识向后退了一步。

  随后他便感到难言的耻辱,竟然被这个杂种的一个眼神吓到了?

  “动手,一条胳膊。”他立即呵斥一声,向两个健壮的保镖开口道。

  林飞知道,林家嫡系人物的保镖,再不济也是退伍军人。而掌门人林重威的保镖,更是军人中也千里挑一的好手,有的更是精锐特种兵。

  实战能力超强,绝不是看着唬人的把式。

  所幸他早已做好准备,在林重威话音未落的时候,便率先一拳砸向了左边保镖的胸膛。

  慢,太慢了!为什么会这么慢!

  这是林飞对这一拳最直观的感受,练气一层的修为,让他也只是比普通成年人的身体素质稍强。

  不等林飞这一拳打到那个保镖的胸膛,他已经做出了正规的格挡姿势,手上的青筋突兀暴起,可见力量之大。

  没有任何悬念,林飞这一拳并没能突破他的格挡,只是将他震得向后退开了两步。

  饶是如此,这个保镖也足够震惊了。要知道他可是退役特种兵,这个不学无术的纨绔二世祖,竟然能一拳打得他手骨生疼发麻?

  这样的愣神只是一瞬,优秀的军事素养让他和另一个保镖,同时对林飞发动了悍然的攻击。

  林飞最强悍的能力在元神方面,修真界最为低劣的体术在筑基之后便彻底放弃了,情况立即急转直下,眼看就招架不住了。

  “我去尼玛的!”林飞从没想过,自己会骂出这样的脏话,但真的已经打红了眼,骂起来无比痛快。

  他再次拿起一旁的医疗器械,抓住时机,“哐”的一声狠狠砸在了那个保镖的腿上。

  这个保镖痛的一声惨呼,直接跪倒在地。

  “卧槽!”林云在一边看得骇然无比,直接爆了粗口,心头掀起一阵惊涛骇浪。

  这个被酒色掏空了身体的杂种,竟然能把退伍特种兵打成这样?

  而与此同时,另一个保镖也趁着这个空当,猛地一拳像炮弹一样轰在林飞的胸口。

  林飞只觉得胸口一阵沉闷的剧痛,随后便是“咔擦”的一声轻微轻响。

  胸骨被打裂了一根!

  林飞的心中有滔天的烈焰在燃烧,堂堂飞云天尊竟被蝼蚁般的凡人打成重伤,这要如何忍受?

  他再次抡动手上的医疗仪器,想要殊死一搏。

  纵然是死,大乘期高手也无法忍受这样的屈辱!

  然而,就在下一瞬,林飞的动作愣生生僵硬住了,心中一片冰寒。

  因为那个跪倒在地的保镖,已经从衣兜拔出了一个物事,正对着林飞的头颅:“别动!”

  那个冰冷的金属造物,正是林飞先前担忧出现的东西。

  手枪。

  有那么一瞬间,林飞真的想鱼死网破了。

  但想到生死未卜的师姐,他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。

  他惨然一笑,放下了手中的医疗仪器。

  那砸在地上的“哐当”一声,更像是砸在他的心头。

  林飞闭上了双眼,攥紧的拳头在微微颤抖。

  第3章 二姐林琪

  “杂种,跪下!”林云眼见大局已定,这才阴沉开口。

  林飞再次睁开双目,瞳孔中的怒火像是要将他焚为灰烬。

  “你叫本尊跪下?”他再没了顾及,露出一个森然的笑容。

  “王大,让他跪下。”然而林云只是嗤笑一声,根本不看向林飞。

  “砰!”

  一声清脆响亮的枪声,彻底打破了重症监护室的宁静。

  林飞的膝盖一阵剧痛,下意识腿一软险些跪下。他额头青筋暴起,但仍是死死咬着牙关,勉强站直了身子。

  “跪不跪?”林云再次开口,眼皮子都没有抬一下。

  仿佛在这个禁枪的国家使用手枪,对于他来说只是小事一桩。

  “跪尼玛!”林飞朗笑一声,一口唾沫吐在了林云的脸上。

  “开枪!”林云一把抹去脸上的唾沫,面色狰狞,再没了丝毫伪装。

  “砰——”

  又是一声枪响,一颗子弹打穿了林飞右腿的膝盖。

  “噗通”一声,飞云天尊林飞,以一个屈辱至极的姿势跪倒在林云身前。

  那猖狂的大笑,显得如此刺耳······

  林飞的双眸,如北极之地冰冷一片,就那么静静地看着身前三个人。

  似乎要将这屈辱深深烙印在心底,不日便百倍奉还。

  “四弟,”林云阴恻恻地一笑,“哦不,你不是我四弟了。林飞,这就是得罪我的下场,记住了吗?”

  他伸出手,羞辱地在林飞脸上拍了两下。

  林飞本可以迅速给予还击,甚至对林云造成重创。

  但他终究还是忍住了。

  “对了,听说你想出院。”林云故作惊讶,“那你还等着干什么?怎么不出去啊?”

  林飞嘴角狠狠一抽搐,自己双膝被废,又怎么能出去得了?

  林云分明是趁机羞辱自己!

  “你出不出院,跟我也没什么关系了。不过你要注意啊,后续你住院的费用,林家可就一概不管了。”林云哈哈大笑两声,而后一口唾沫狠狠吐到了林飞的头上。

  “看看你现在的样子,真踏马丢人,像条狗一样!”他露出狰狞的神色,一把拽住了林飞的衣领。

  眼看林云就要动手,突然响起了缓慢而富有节奏的敲门声。

  “咚,咚,咚。”

  只有三声,不多不少,但每一下都很有力。

  这样具有标志性的风格,立即让屋内的四个人明白了来者是谁。

  林飞听到这个声音,猛地抬起头来,看向大门那边。

  林云的神色也是僵硬了一瞬,随后松开林飞的衣领,骂骂咧咧道:“踏马的算你走运。”

  没有得到任何人“请进”的许可,门已经推开了。

  一个长相极为精致漂亮,面色却冷若冰霜的女人,散发着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场,出现在视线中。

  但可惜的是,她坐在轮椅上,身后有人推着她进入重症监护室。

  林家二小姐,林琪。

  她看到眼前的场景,顿时眉头一皱。

  “二姐。”林云一改先前的嚣张跋扈,满脸的讨好笑容。

  “嗯,”林琪淡淡应了一句,随后道,“你们回去吧。”

  “这···”林云似乎有些不甘心。

  “听不懂?”林琪这才瞥了他一眼。

  “是是是,这就走。”林云嘿嘿一笑,转身便换了语气,恶狠狠地喊了句“走”,带着两个保镖离去。

  “关门。”林琪头也不回,只是轻轻闭上了双眼,似乎不愿看到林飞的惨状。

  在门关上后,她才轻声道:“四弟,我再来晚半步,恐怕见不到你了。”

  “呵呵,不会。”林飞笑了,只是其中的寒意让人心颤,“因为他不敢杀死我。”

  “林云是和老爷子一起来的。要是他来一趟我就死了,他没法向舆论和林重威交待。”

  林琪这才睁开双眼,略显惊讶地看了他一眼。

  默然片刻,她才平静道:“老爷子说你疯了,我却觉得你变聪明了。”

  “谢谢二姐,”林飞苦涩一笑,“但能不能先处理一下我的伤?”

  林琪哑然。

  一番周折之后,林飞卡在膝盖骨中的子弹才被取出,放在冰冷的金属托盘上发出“当啷”的轻响,随后进行了包扎和医疗处理。

  最令人震惊的是林飞对于苦痛的忍受能力,这样强度的手术他毅然拒绝了注射麻醉剂,硬生生咬着牙挺了过来,没有吭过一声。

  手术医生也不免为之震惊,做完手术后直接感叹了一声:“你是铁打的吗?”

  林飞额头滚落着豆大的汗珠,只是虚弱地笑了笑,不置一词。

  不打麻醉剂,只是想将林家给予的痛楚谨记在心。

  医生交代了两句之后便离去了,林琪将他的医嘱当成耳旁风,又进了重症监护室大门。

  “才刚下了病床,这下又回去了。”林琪淡淡笑着,似乎并不将他的痛楚放在眼中。

  “二姐,”林飞没有犹豫,直接开口道,“我需要你的帮助!”

  林琪就那么静静地看着他。

  “你如果走了,我怕因为所谓的医疗事故,死在这个医院。”林飞自嘲一笑,事关生死,再无半点难言。

  “好,我陪你,直到你能够下地走动。”林琪答应得干脆,并主动问道,“还有呢?”

  “让人把飞雪玉坠拿来。”林飞这句话一出口,顿时引来林琪不解的目光。

  飞雪玉坠是林飞曾经在古董店以三百多万的高价,买到的一块白色···石头。

  没错,就是石头,根本不是什么成色上好的美玉,甚至跟玉字完全不搭边。因为这件事,林飞还一度成为纨绔圈子中的笑柄。

  但现如今的林飞却清楚知道,那块石头之所以非玉却有如此外观,完全是因为它是一块灵石——汇聚了大量天地灵气的结晶!

  那块灵石,便是他现如今增强实力的最佳手段。如果再拖下去,很难说二姐还护不护得住自己。

  修行界亘古不变的准则,那就是强者为尊。想要掌控自己的命运,那就必须强大,不然不知何日就成了一缕剑下亡魂,千百年搜集的法宝药材徒作他人嫁衣。

  “好。”林琪答应得干脆,摸出手机给秘书打了个电话,让他务必迅速送到。

  第4章 手段狠辣

  林飞这才长舒了一口气,略带感激地看向林琪:“二姐,谢谢你。”

  “不用谢,”林琪淡淡一笑,“如果不是你,恐怕我就不只是双腿残疾,而是早就命赴黄泉了吧?”

  林飞这才笑了笑,没有说话。

  特么的,还好这个不学无术的纨绔之前还干了一件天大的善事,不然自己夺舍而来当真是举步维艰,搞不好就要憋屈地陨落在此了。

 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,病房的门再次被打开了。

  进来的人却不是林琪的秘书,而是穿着白大褂戴着白口罩的医生。他手里拿着一根注射针筒,里面有无色透明液体,看起来像是药液一般。

  “该打针了。”这个医生走路带风,根本不多看林琪和她身后的保镖一眼,走向林飞就让他把胳膊露出来。

  “慢着。”林飞警惕地看向他手中的针筒,“这是什么针?”

  “消炎针。”医生言简意赅,不耐烦地就要去拿林飞的胳膊。

  事情不对!

  林飞眉头一皱,立即向旁边作壁上观的林琪叫道:“二姐,救我!”

  林琪向身后的男人打了个眼色,他立即点头,如猛虎般扑向这个白大褂医生。

  原本看起来文质彬彬的医生,竟然猛地暴起,针筒在手中翻转握紧,而后精准地扎向黑衣男人。

  这下就算傻子都看得出来了,针筒里的注射液有问题,甚至可能直接置人于死地。

  黑衣男人的身手很高强,沉默寡言,两指蜷缩指节凸起,瞬间出拳打在医生的心脏位置。

  咏春,寸劲。

  只是一瞬,原本拉风的医生就“噗通”一声倒在了地上。

  “死了?”林琪皱眉,如果真的死人了,那处理起来就相当麻烦。

  “没有,心脏骤停,休克过去了。”林飞平静开口,心中却有一股凶狠的戾气。

  踏马的林家彻底疯了,刚走才多久就又想整死我?

  黑衣男人惊异地看了林飞一眼,不知道他怎么会看出自己对于力道的控制。

  “去查一下注射液的成分。”林飞眼皮子都懒得抬一下,直接发号施令。

  “嗯。”黑衣男人答应得干脆,捡起针筒之后就愣了。

  特么的奇了怪了,我是林琪的贴身保镖啊,怎么这么自然地听这货的话了?就好像他的身上有一种绝对的超然感,让人不由自主地服从。

  他也没有多想,征询到林琪的同意后,直接离开了病房。

  “二姐,你看看我们的亲人,还真是对我在意得紧啊。”林飞笑了,只是冷得似乎让空气都凉了几度。

  “正常。”林琪依旧古井无波,“经历了那件事情之后,我就习惯了。我甚至怀疑,当初废我双腿的人······”

  她没有再说下去,意思却足够清晰了。

  这么冰雪聪明而又具有掌控力的妹妹,一定让大哥的很不舒服吧?

  “慎言。”林飞咧嘴一笑,和林琪对视一眼,心照不宣。

  没过多久,大门再次被打开,黑衣男人的脸色很不好看。

  “结果出来了。”

  “是浓缩氯化钾溶液,注射死刑的常用药剂。只要一针,保管你心脏麻痹而死。”

  危机四伏。

  尤其这里还是医院,里面的危险药品足够自己死一百次的。

  林飞甚至怀疑,下一顿护士小妹妹送来的饭菜中,会不会有什么剧毒成分。

  一种紧迫感油然而生,让他迫不及待地想要提升自己的实力,以求自保。

  等到休克的医生醒来,林飞当即凶狠地掐住他的脖子,目光中杀意滔天:“说,是谁派你来的!”

  白大褂医生打了个寒噤,万万没想到林飞竟然有这般气势。那种杀意不是闹着玩的,让他清晰地认识到,眼前这个男人是真的会杀了他!

  “怎么可能?他不应该只是一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吗?”医生的心中满是惊惧。

  林琪也是眸泛异彩,抬手拦住了黑衣男人想要帮忙的举动。

  “三。”林飞冰冷一笑,直接开始了倒数。

  “你有种就杀了我啊!”医生脸色涨红,感觉到了窒息死亡的恐惧正将他一点点缠绕,但他仍是狠下了心。

  毕竟供出幕后主使人,等待他的下场会比死更恐怖。

  “二,”林飞置若罔闻,继续倒数。

  医生紧咬着牙关,等待着他数一。

  “零。”林飞露出一个残忍的微笑,猛地按住他的一只胳膊,而后用力一拧。

  “擦咔”一声,医生的胳膊脱臼了,痛得他奋起挣扎,发出惨烈的叫声。

  但林飞并没有就此放过他,而是拿起染血的医疗仪器,匡匡就往他胳膊和腿上砸!

  那动作没有丝毫犹豫,让林琪都微微皱起了眉头。此刻如果有人说林飞是想杀了这个医生,她也会认为是真的。

  医生发出的惨叫简直鬼哭狼嚎,痛得眼泪鼻涕都一起涌了出来,左臂臂骨已经被砸断了。

  “还不说?”林飞平静追问。

  “你杀了我吧!”医生哭嚎着。

  林飞没有多说什么,这一次直接将他的右臂臂骨也砸断了。

  “还不说?”林飞重复着这句话,语调都没有改变,让医生联想到先前的经历,恍若听到了魔鬼的狞笑。

  这次不等他开口,林飞砸断了他的膝关节。没有砸腿骨是因为他知道,人类的大腿骨硬度和水泥相当,砸起来太特么费力了。

  “啊!!”医生额头的青筋狂跳,自残般用后脑勺撞着地板,像是想借此昏迷过去,逃离这样的折磨。

  “还不说?”再次听到林飞的重复,他直接“哇”地一声哭了出来,心里防线彻底崩溃了。

  “这就怂了?”林飞心中嘀咕,特么以前折磨一个元婴期高手,都硬生生花了五天才让他崩溃。

  这个白大褂医生,心里素质这么差的吗?

  “四弟···”饶是心智淡漠如林琪,也是忍不住轻声开口。

  “二姐你别管,我有分寸!”林飞没有一如既往地听他的话,头都没回,只是再次举起了手中的医疗仪器。

  此刻,金属材质的医疗仪器都被砸得变形了,可见先前下手之狠。

  “我的耐心是有限的,真的。”林飞的目光很诚恳,再次扬起手中的医疗器械,不过这次对准了他的裆部······

  “我说,我说!是苏至清让我来杀你,他不想女儿跟着一个弃少过下去!”这个高大威猛的医生,哭得像一个一百六十斤的孩子。

  第5章 美女媳妇

  不是林家?

  这个结果让林飞有点愕然,但也在接受范围内。

  至于他的女儿······

  以前为了攀附林家这棵大树,他是把女儿苏晴雪嫁给了林飞。只是没想到,在林飞被逐出林家之后,他的消息竟如此灵通,应对手段也是如此决绝残忍。

  “这下好了。”林飞都乐了,“本家想我死,婆家也想我死。我现在算不算孤家寡人?”

  “还有我。”林琪平静开口。

  “谢谢二姐,以后我一定千倍报答你。”林飞诚恳道谢。

  林琪只是平淡一笑,不奢求也不认为他能回报自己什么。

  此刻的林琪并不知道,这句飞云天尊的由衷之言,会彻底改变她的人生轨迹。

  就在这个时候,林琪的秘书也赶来了,手上紧紧攥着一块打磨成圆环的玉坠。

  林琪一把将其结果,信手扔给林飞,并问道:“能问一下,你要这块玉坠干什么吗?”

  “不能。”林飞笑了笑,回答得干脆。

  这样意外的回答,让林琪愣了一秒,随后一阵莞尔:“你心态倒是挺好。”

  “二姐,我累了,想休息一会。”林飞婉言想请二姐她们出去,说是要休息,实际上是要研究一下手上这块“飞雪玉坠”,究竟是不是一块灵石。

  这可开不得玩笑,事关修为和性命啊!

  “好,我就在门口,有事叫我。”林琪话音一落,黑衣保镖便推着她向门外走去,等到秘书也走到走廊,随后关上了大门。

  林飞这才仔细打量起手中的飞雪玉坠,它上面雕刻着片片飞雪和一尾游龙,栩栩如生。

  “果然是灵石!”感受着那氤氲的充盈灵气,林飞终于露出了喜色。

  但一看这块灵石显然就被打磨和雕琢过,让灵气外泄了不少,又是一阵痛心疾首。

  特么的哪个败家子,这样暴殄天物是会遭雷劈的!

  林飞已经管不得那么多了,依照他的估算,这块灵石所剩的灵气,应该已经足够到突破到练气五层了。

  这是一个可怕的飞跃,哪怕离修真最入门的筑基还有不小距离,但要说吊打林重威的贴身保镖······

  太简单了!

  林飞将灵石紧攥在手心,运转周天,吸收这块灵石精华。澎湃的灵气奔涌而出,冲刷向他的四肢百骸。

  那灵气是如此充沛,以至于他身上都笼罩着氤氲白光。

  熟悉而久违的舒适感,近乎让林飞舒服得每一个毛孔都张开了。

  他身上的伤势在缓缓愈合,体内近乎沉寂的气海也在缓缓扩张,甚至能清晰感受到体内蕴含的力量在缓缓增强······

  练气二层。

  练气三层。

  原本对于练气一层的修士来说,哪怕有灵石相助,要这样快速吸收也是不可能的。

  但林飞一生纵横捭阖,自创《飞云决》修炼卷,更是得天独厚,有着远超其他修士对于灵气的吸收速度,这才得以成为玄天大陆千万年来第一位冲击飞升境界的尊者。

  就在他陶醉在实力增长中的时候,敲门声再次响起了。

  林飞都要炸毛了,踏马的这是什么鬼地方,修真之人最忌讳闭关被打扰了不知道吗?

  “谁?”林飞收起灵石,压下心中的不满,尽量平静问道。

  “四弟,苏晴雪来看你了。”林琪的声音淡漠依旧。

  苏晴雪?

  林飞懵了,就是我媳妇儿,她爹还想整死我那个?

  林飞知道苏晴雪对自己痛恨异常,作为联姻的牺牲品,嫁给自己这个纨绔二世祖之后就没看见过她的笑脸。

  此番自己失去林家四少的身份,她莫不是想来找我离婚的?

  “进来吧。”林飞平静开口,想看看她来干什么。

  病房的门再次被推开,一个美丽得让人心悸的女人站在门口。

  女人身高约有一米七,面容姣好,一双玉腿纤细修长,加上36D的饱满胸围,简直堪称诱惑无限。

  正是林飞名义上的妻子,苏晴雪。

  苏晴雪将门关上,缓缓走到林飞床边,皱着眉头看了眼昏迷倒地的白大褂医生,却没有多说什么。

  “你来做什么?”林飞定定地看着她,想要看穿这个女人的心思。

  她犹豫了一下,还是坐到了床边,轻声道:“我来看看你。”

  林飞淡淡地看了她一眼,从容笑道:“看我有没有被你爹派的人杀死?”

  苏晴雪娇躯一颤,震惊地看向林飞,而后再看了一眼地上惨不忍睹的白大褂医生,瞬间明白了什么:“我爹已经派人对你动手了?”

  她咬了咬牙,篇幅有限,关注徽信公,众,号[咸湿小说]回复数字109,继续阅读高潮不断!认真道:“你放心,我一定不让我爹继续乱来!”

  林飞略感诧异,忍不住问道:“为什么?你难道就不恨我?”苏晴雪摇了摇头,笑得有些无奈:“我爹急着要让我和你离婚,就是想把我嫁给你三···”

  她意识到说错话了,改口道:“想把我嫁给林云。”

  林飞瞬间明悟,自己以前这个身份虽然纨绔跋扈,但基本从不强迫别人做不喜欢的事情。

  至少结婚以来,苏晴雪不愿意行床笫之事,林飞倒是从没有用过强。

  “所以,你不希望我和你离婚?”林飞轻轻叹息一声,心说红颜祸水,眼前的苏晴雪倒是和师姐一样,是个苦命的女人。

  苏晴雪沉默一瞬,随后点了点头:“嗯。”

  随后,她略带紧张和愧疚地说道:“我知道这样对你太不公平,虽然名义上和我是夫妻,却从没和我做过那种事······”

  说到这里,两抹红霞飞上了她的脸颊。

  恰似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。

  苏晴雪急忙继续说道:“但是你帮我这么大的忙,我一定会好好报答你的。”

  “可以。”林飞答应得干脆,反倒是让苏晴雪愣神了一瞬。

  林飞心中冷笑一声,不管如何,苏晴雪是自己名义上的媳妇儿。林云那个畜生还想抢自己的老婆,任何一个男人都接受不了,更不必说对他早起杀心的飞云天尊!“你自己答应的啊?”苏晴雪好像生怕他反悔一样。篇幅有限,关注徽信公,众,号[咸湿小说]回复数字109,继续阅读高潮不断!“嗯。”林飞都有点忍俊不禁,露出了一个微笑。苏晴雪终于笑了,如四月洋槐初绽,灿烂和煦而温暖。她突然间有些懊恼,嫁给林飞这么久以来从来没对她笑过。第一次对她露出笑容,竟然是因为他答应不和自己离婚?

  这个话题结束后,一时二人也找不到什么可说的,陷入了一片沉默之中。


[ 此貼被轻抚你菊花在2018-12-06 18:23重新編輯 ]